公园里和龙云儿子开枪火并这类事情也就在所难免了

  首先,做生意,孔二小姐很有一套,无论是在大陆协助宋美龄打理孔宋家族的生意,还是在台湾打理圆山饭店,此人的表现都是很精明、很能干的。

  说到这也就牵扯到了权势的话题。老爹老妈的权势自不必说,关键还有宋美龄那样一个姨妈的无限宠爱,说孔二小姐是民国权势最为显赫的小姐想必也是不为过的。

  发展到后来,孔二小姐更牛逼,直接玩起了三妻四妾。据说孔二小姐的四个妾,个个都是花中极品。老大葛霞,作风洋派,外语纯熟,是孔二小姐带在身边的交际花;老二李丽芳,复旦才女,才华出众,是孔二小姐的贤内助;老三戚明铭,擅长按摩,是孔二小姐的大保健家庭技师;老四杨淑筠,能歌善舞,是孔二小姐的家中歌姬——总之,男人的天上人间,孔二小姐是一项不少。

  这猛兽一旦放出来,当然超出常人的想象。于是诸如南京城肆意飙车,胆大妄为地打死警察,公园里和龙云儿子开枪火并这类事情也就在所难免了。

  所以说,孔二小姐这个人更像是一个浪子回头金不换式的民国人物。因为权势显赫,她曾荒唐过,但最终她还是回归了人生正轨的。

  有一种说法,宋美龄的骨子里是崇尚男性人格的,但她没法彻底释放出来,她只能做到一个贪权女人的限度。孔二小姐从某种意义上实现了宋美龄的男性人格愿望,因此她格外喜欢孔二小姐,觉得孔二小姐活出了她想要的样子。

  即便在民国,孔祥熙、宋霭龄的二女儿,宋美龄最喜欢的外甥女,孔二小姐孔令伟也是一个被民间刻意丑化的富家女。

  孔家大小姐说,一家人对这一点都觉得很遗憾。言下之意,孔二小姐后来的荒唐,都是因为童年的这段带着阴影的经历。

  据说,孔二小姐的这个性格心理跟宋美龄有极大的关系。这也解释了宋美龄为什么会格外喜欢这样一个荒唐透顶、放浪形骸、不男不女的晚辈。

  事实上,放浪形骸之外的孔二小姐很有些权势子弟的担当,全然不是八卦丑闻中那个恶女、淫女。

  在孔二小姐身上其实能看到这样一个现象,权势这东西有时候就是毒药、猛兽,它很容易就能把一个缺乏自控力的人变得面目全非,变成猛兽。

  再一个,孔二小姐好“偷”女人,当然这也是她在模仿男人的那点臭德性,家花没有野花香嘛。在孔二小姐嚣张的那段日子里,不少大户人家的姨太太都惨遭“毒手”,其中流传最广的大概要算川军的傻儿司令范绍增了,自己最稀罕的几房姨太太都成了孔二小姐的女人,尤其是三姨太,孔二小姐一度跟这女人发展到了同居的程度。

  另外一点,孔二小姐之所以变成那个样子,还跟她童年的一段经历有关,这中间同样有宋美龄的因素。

  主要是她玩出的放浪形骸不是一般的出格,明明是个女人,却非要对飙纨绔恶少。玩枪、玩车、玩女人——凡是纨绔恶少热衷的,孔二小姐都要热衷一遍。

  准确答案不好讲,但孔二小姐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拉拉,本质上她对女人并不感兴趣,她感兴趣的是做男人,或者说是不服男人。

  首先一个就是闯男人的领地。啥是男人的领地呢?现在叫娱乐会所,过去叫歌厅舞场。为了显示自己比男人更拉风,孔二小姐一般比较高调。梳着大背头,穿着小开西装,嘴里再叼着雪茄,在上海滩的歌厅舞场里,孔二小姐是疯狂点号,还跟男人争抢,当然,敢正面跟他争抢女人的也没有几个。

  据孔家大小姐孔令仪回忆,小时候,孔二小姐身上生疥子,宋美龄见到后就给宋霭龄说,怎么搞的,身上生疥子还给她穿那么长的衣服。于是,孔二小姐长头发被剃了,裙子变成了短裤。结果,秘书侍卫一些的看见孔二小姐就笑话她,哎呀!二小姐你怎么穿这个?孔二小姐因为敏感,为了让自己自然些,后来就故意穿男孩的衣服。等到病好了,女孩子的衣服就再也换不回来了。

  至于所谓的“拉拉”一说,朝真了说,那是她的性格悲剧;朝假了说,那是世人的流氓臆断。

  当然,最让世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她玩女人的那些风流韵事,可不仅仅是当个“拉拉”那么简单,她是要把民国的所有男人都比下去。

  其次,在很长一段时间,真正陪伴宋美龄不是其他人,而是这个曾经放浪形骸的外甥女,无论是出访美国这样的重大时刻,还是退居台湾后的失意时光,结合这些,要说孔二小姐没有能力,没有品行,那是完全说不通的。

上一篇:民国首富之子娶一40岁二婚女还以为只是玩玩结果相伴一生
下一篇:两个桂系少将竟敢调戏孔二小姐吓得白崇禧赶紧登门道歉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